守护纳板河——一往而无惧

作者 :王东升、汤黎 来源 :纳板河流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23-09-20

夏日的某个深夜,纳板河保护区小糯有上寨后山的一片竹林中,灯光一照,稀稀疏疏的竹林地中发出唰唰唰的声音,同行的队员还未反应过来时,曹光宏已飞快地抓住了一条正在枯叶里爬行的小蛇。只见他看准蛇头所在的位置,右手紧捏住蛇的颈部,左手轻拽蛇的尾巴,往手腕处绕了两圈,使它无法反身咬到人。待抓稳后,面带微笑地观察起大张着嘴巴而无法动弹的小蛇,转头对同行的队员说到“竹叶青,已成年,身长20多厘米......”。待队员记录好数据后,他轻轻将这条成年竹叶青放到布袋里,准备带回去做标本。

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同行的队员早已看得目瞪眼呆,曹光宏却略微轻松地拍拍手上的泥土,起身往竹林深处走去了。

                        

曹光宏,纳板河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部的负责人,自1992年进入纳板河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以来,一直从事保护区科研监测相关工作。从业三十一年以来,他工作尽职尽责、踏实肯干、表现突出,见证了管理局科研监测工作发展的每一步,扛起了管理局科研监测重担,在生物多样性保护、科研项目推进、野生动植物监测等重难点工作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

“曹工,这是什么蛇”

在纳板河保护区,一提到动物,绝绕不开曹光宏。他对保护区内的野生动物数量、种群、特征、习性等了如指掌,是保护区有名且可靠的动物学专家,同事和保护区的老百姓们多亲切地称呼他为“曹工”,一遇到和动物相关的问题,经常在微信上向他请教。

在纳板河保护区管理局的微信工作群中,常常可以看到这样一则则图文消息“曹工,这是什么蛇,有毒吗?照片中的这个是小熊猫幼体吗?红外相机里面拍到的头长两个尖角的动物是水鹿吗?照片里这只鸟是褐翅鸦鹃吗”......每次看到这些消息,曹光宏总是认真且细致在微信上回复他们。

1990年,曹光宏从云南大学生物系毕业,被分配到环境监测站工作,之后被调入纳板河保护区管理局工作。刚到管理局上班的他,也曾面临理论知识和实际工作如何更好结合的问题,也曾在野生动物识别和监测上遇到诸多难题。抓蛇,就曾经是他工作路上的一大绊脚石。谁能想到,被称为管理局“捕蛇达人”的他曾经非常怕蛇,一看到蛇就吓得跑出老远。“我也没抓过蛇,之前在管理站上工作时,村民看见蛇就让我去抓,我也怕,但是没办法啊,只能硬着头皮上,跟着曼点的村民学着抓,慢慢的就会了。”

“观鸟一开始也不会,跟着韩联宪老师跑保护区,然后自学,慢慢就摸索出来了。现在我大概认识200多种鸟类,但大部分都是保护区内的,外面的也不太认识,不过红外相机照片看多了就自然而然熟悉了”。

提到捕蛇和观鸟这些技能时,曹光宏总会不自觉带上“慢慢”一词。或许,对他来说,慢慢是一种态度,是在日积月累中不断沉浸的干事哲学。慢下来、静下来、沉下心去做一件事,时间总会给出答案。就如同他在科研监测上的付出,三十多年的努力,终于摸索并搭建出一套完整且成熟的保护区监测体系,并培养出了专业的监测队伍,如今,这支队伍正撑起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监测半边天。

“野生动物,不能吃”

纳板河保护区从建立伊始,共进行过三次综合科学考察,刚从云南大学生物系毕业参加工作的曹光宏正赶上第一次综合考察,那是为是否有条件建立纳板河这样一个小流域生物圈保护区而进行的。那时的曹光宏对什么都感到新鲜,跟着专家忙前忙后,认真地学习野外野生动物调查、识别、标本制作的技巧,他的勤快好学,深得西南林业大学教授韩联宪老师的喜爱,而韩老师“小曹,真正研究野生动物的人,不吃野生动物”这一句话,深深的烙在了曹光宏的脑海里。也是从90年代开始,曹光宏就全身心地爱上了野生动物保护研究工作。时间一晃,10年过去了,保护区也迎来了2001年第二次综合科学考察,这时的曹光宏通过10年的磨炼,已成长为纳板河保护区独当一面的优秀的工程师。第二次的调查是曹光宏自参加工作以来组织的任务最重、难度最大、时间最紧的一次野外工作,整整18天,穿过了景洪市和勐海县三个乡镇,翻过了502米—2304米的大小山峰无数,越过了大小河沟70余条,在茫茫丛林里不是幕天席地,就是就近找个农民临时搭建的工棚,最让人烦恼的是无处不在又不知何时爬到身上的蚂蟥,还有半夜不知何时就下起的大雨,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跟随他常年跑野外工作的几个同事早已叫苦连天,他硬是没叫一声苦。每天7点—11点开始鸟类、兽类调查,12点胡乱填点干粮后,或找村民走访调查,或将采集的标本进行整理,16—18点又是鸟类调查,晚饭后,19—22点,下河两栖爬行动物调查。调查过半,几个同事苦不堪言,最让人难于忍受的是没肉吃,每每看到他捉到鸟、蛇、蛙,同事们总是流着口水眼巴巴的看着,“曹工,十天没碰肉了,别放了,留着打打牙祭吧”,每每到这时,曹工总是带着歉意地说“野生动物,不能吃,等走到有条件的地方,我再为你们补上”,说完,鉴定、记录、放归自然。从那时起,同事们都深刻感受到了他对动物的“关爱有加”和对同事的“残忍”,而那句“野生动物,不能吃”也给同事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通过这次的综合考察,同事们都打趣地说“跟着曹工没肉吃,跟着刘峰吃野菜”。(刘峰,原保护区科研办主任,植物专家)

                         

“站住,把枪放下”

提到职业生涯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段经历时,曹光宏脑海中总会不自觉浮现出这样一句话“站住,把枪放下”。

2009年,曹光宏和5名同事在保护区老李箐开展野外监测巡护时,突然听到林中传来一声枪响,他们赶忙停下脚步、竖起了耳朵。只听见茫茫箐沟底下有人在说话,而且讲的是当地方言。大家商量后决定留下曹光宏一人在半山腰守着装备,其他5人下箐沟底查看情况。等了半天没动静,又不敢大声疾呼以免打草惊蛇,有些焦急的曹光宏便决定下箐沟看看情况。为了快速下沟,他淌着一米高的草丛滑下去,在箐沟底下看了一圈没看到人影,只能折回半山腰,折返途中看到4名偷猎者扛着猎枪往上走,刚好和他面对面相遇。当时,曹光宏手中只有一台相机挂在胸前,但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竟大声喊住4名偷猎者。

“站住,把枪放下”当这句话从嘴里脱口而出的时候,他没有丝毫犹豫和胆怯。许是他脸色过于严肃、口吻太过严厉,又或许是胸前的长镜头相机在昏暗的密林中看起来像什么新式武器,竟生生呵斥住4名偷猎者。待他们站定后,曹光宏果断收缴了他们手中的枪支。而此时,下箐底查看情况的5名同事也逮住了3名偷猎者,正押着往半山腰走来。随后,他们对这些偷猎人员拍照,登记后报给派出所,待人员移交后继续上路开展监测。事后,大家才知道,那4名偷猎者的枪都是装好了火药上了膛,随时可以开火的,于是保护区就有了“曹光宏,真厉害,一人包围四个人”的真实故事。

时至今日,提到这段经历,曹光宏仍心有余悸。他至今也没想通是什么支撑他,让他坦然面对持有猎枪的偷猎份子。许是年少无畏,又或是对工作的满腔热情。在他身上,还有很多这样无畏无惧面对困难、危险的时刻,也许,当他投身这份事业时,内心早就升起一股力量和决心支撑他义无反顾地在工作中顽强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