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监测小记

作者 :汤黎 来源 :纳板河流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22-04-09

车到小糯有上寨时已是下午三点多,半小时前下了一场大雨,同事还担心这场雨会打乱我们的监测计划,让我们无功而返,却没想这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仅留下一地的湿滑与落叶,丝毫不影响植物监测。

我们一行五人走在寂静空旷的山间小路上,这条小路便是此次外来入侵植物的监测样线。小路远看像一条白色的哈达漂荡在山间,近看像一汪平静的河水,静静流淌着毫无波澜。雨后的山间还飘浮着层层被风吹散的云,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声说了一句:快看,妖怪在施法啦。大家纷纷抬头往前看,哟,还真是,白云似一缕缕青烟在山间小路中飘散着。这云如烟似雾,又像一层白纱,更像是儿时看过的电视剧《西游记》中妖怪施的法术,不到一分钟将我们团团围住后又迅速消散。

植物监测便在这虚幻缥缈的烟雾与寂静小路中展开。大家早已顾不上聊天,路边盛开的紫、白、黄、蓝野花和密密麻麻的青青小草深深吸引住了我们的眼光,止住了我们的脚步。两名同事扯着测量用的十米红线,另外两名同事负责辨认每十米内出现的植物,而我则负责记录这些植物所出现的频次。还未来得及翻开手中的书本比照时,同事已将植物名脱口而出,我只能匆忙打开记录表开始记录起来。不过几秒,大家的声音像弹奏的乐曲轻松而愉悦的响起来,这声音对我来说是魔咒也是号角,作为记录员的我既要抓紧时间将他们口中的植物名尽快写在表格中,又要在脑海中细想其出现频次,还不能将植物名写错,以免影响最后的统计结果。这工作对我来说有压力,但或许早已过了第一次的手忙脚忙,此次做起来颇有些得心应手。

紫茎泽兰、两耳草、蓝花野茼蒿、龙葵、小篷草......这些熟悉而陌生的植物名像一个个音乐符号在大家的口中被奏成愉快的乐曲在山间跳跃、在林中奔跑、在路上舞动。脚下的泥土新鲜而又可爱,它们像一个个淘气的孩子,拼命往你鞋子上钻,又像热情好客的主人,想把你留下来。踩过的树叶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如若不小心还会被它们身上的露水浸湿裤脚,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在落叶中行走,用眼睛细细观察路边的植物,生怕错过每一株。

“王主任,这是黄香附还是香附子啊?”同事指着路边的一株草问道。“这个要仔细看它们的花和根茎,叶子较为细长且花上长出三片长叶片的是香附子,不过最好拔起来看下根,如果根像大蒜状就是黄香附”。“那这个是小篷草吗,看起来和苏门白酒草好像啊”。“苏门白酒草和小篷草的区别在于它们的叶子齿状数量,小篷草叶子的齿状一般是四对齿以上,而且小篷草的花边缘有白色的一圈”。“这种属于豆科吗”“这个也是外来入侵植物吗”“这个拍个照留下来等回去查一下”......类似的对话一直回响在山间。

时间静悄悄的走着,不知过了多久,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这雨来得如此着急,竟无声无息,许是大家都沉浸在监测中未曾发觉吧。雨滴由最初的一两滴变成连绵的细线从空中降落,幸好大家都带了伞,撑开伞后,只听到伞面叮叮咚咚的声音,听,这是雨在唱歌呢。不一会儿,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雨一直下,大有一番“不达目的不罢休”之意。细线纷纷变成水柱汇集在脚下,记录用的表格早已被打湿,刚写上的笔迹拖成一条黑线,测量的红线也裹上了黄泥,大家的鞋子也早已被雨水浸湿。但我们都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放下手中的书本与工具,许是王主任之前的激励起了作用,又或者是这连绵小雨影响不到监测吧。管他呢,我可是很享受雨中监测带来的这种氛围感呢,多美、多有意境啊,之前可都没遇到过呢。

两百米、三百米、四百米......伴着细雨我们不断延伸脚下的步伐与监测距离。两个多小时后,我们在疲惫中迎来这条样线的终点,而雨也早停歇。最初的轻松自得早已消失殆尽,疲惫和饥饿像魔鬼一样侵蚀着我们,饥肠辘辘的我只想赶快坐在温暖的屋内,吃着新鲜可口的饭菜,最好有一杯新茶来舒缓一下沿途的不适。

                

收工时已是傍晚六点半,山间的积云依旧堆积着,但林中的青烟已不见踪影,天空像被水洗过一样,此刻的我才真正体会到“空山新雨后”后的意境。闻着泥土和花朵的芬芳,我们踏上了返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