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照亮负气少年的“归家路”——西双版纳州救助管理少年归家记

来源 :西双版纳州民政局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22-02-03

    2022年初春的景洪,丝丝寒意依旧弥留在空气里,但不经意间的一句“我想回家去,和爸爸、姐姐一起过年!”却瞬间驱散寒冷,重燃西双版纳州救助管理站和福利院工作人员的信心,也开启了负气离家少年——王军(化名)的“归家路”!

专班行动,但“归家路”依然遥遥无期

20176月,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公安局黎明派出所接到一名流落街头小男孩的求助,称其没有亲人,也不知家在何处,因同伙要求其参与偷盗,便偷逃出来找到了公安民警,派出所随即将其移交西双版纳州救助管理站。小男孩就是王军,那一年,他还未成年。

刚进站时,王军满脸灰尘,双眼布满血丝,衣服破烂不堪,眼神里满是警惕和不安。细心的工作人员为洗了澡理了发、里里外外上干净的衣服.......,将他安顿好之后,救助管理站即刻成立寻亲“专班”,着手为其寻亲。

寻亲的过程曲折万分。刚开始王军不愿与人交谈吐露心事,自称无亲属,昭通市彝良县人,自小随其父亲长期在外打工,未落户,母亲在其小时候便已离家出走,父亲于20163月在普洱市江城县打工期间死亡,提起家人内心表现得十分抗拒。人工问询遇到瓶颈,无法从其身上获得准确寻亲线索,寻亲“专班”随即决定“两条腿走路”,一边在“宝贝回家”等寻亲网站发布寻亲信息,通过网络查找寻亲线索,一边联系公安机关进行终端人像识别DNA比对寻找亲生父母。遗憾的是,公安民警通过DNA和先后2次人像识别比对,都未查到相匹配的户籍信息和失踪人员登记信息,寻亲网也没能寻任何有效线索。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没有放弃为王军找家的念头,站长曹雪欢带队,开车带着王军来到江城县街头,挨家挨户询问其家人下落,但都无功而返。

一边是寻亲无果,一边是王军适学的成长花季,救助管理站果断决定暂时将王军安置西双版纳州儿童福利院养育,先把学给上起来,并由福利院为其办理户口,联系学校、安排上学.......5年来,福利院悉心照顾王军的生活、学习,为他买来心爱的篮球鞋、吉他,王军逐渐从沉默寡言变得开朗活泼起来。同时救助管理站也一直在接力为他寻找自己的家人。

王军的家,究竟在哪里?

心存希望,归家的路不再遥远

为了让王军踏上归家的路,哪怕只有一点点线索,救助管理人员仍尽百分之百努力去争取希望。

2022年新年伊始,救助站收到一份来自福利院的意外惊喜:王军那颗被冰封的心,被民政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渐渐暖化一次深谈中,他陆续透露自己和家人的相关信息,并表示希望“能回家和家人一起过春节”。原来,“小家伙”本名叫“李XX”,父母离异后,与父亲争执而负气离家出走,清楚记得父母亲、姐姐的姓名,离家前就读于思茅市(现普洱市)至江城方向的一所学校,为了躲避追查,才谎称自己姓王

得知消息州救助管理站立即与普洱市救助管理站取得联系,并附函恳请协助核查王军身份及家属有关信息。很快,普洱市救助管理站反馈了比对信息,确定王军为原居住普洱市思茅区倚象镇某村李某家出走儿童。多年来,家人一直寻找,却杳无音讯,早已不抱什么希望了。获悉王军寻亲消息后,其家人激动得声泪俱下。

哽咽的乡音,久别的泪水

为了实现王军“与家人一起过春节”的愿望,经与普洱市救助管理站对接,考虑到特殊经历,西双版纳州救助站决定,由救助站及福利院工作人员一起亲自其安全护送回家。并加急带着王军办理相关手续、核酸检测,做好启程归家的准备。

119日,负气少年穿上福利院“爸爸妈妈”送给他的新衣、新鞋,背着心爱的吉他踏上了回乡的路!历经近3个小时的车程,100多公里,西双版纳州救助管理站、福利院工作人员将王军安全护送到普洱市思茅区倚象镇政府。王军的父亲、姐姐带着10余名亲人来到政府门口,迎接远行归家的孩子。团聚的那一刻,脸上总挂着笑容的王军用颤抖的双手环抱住5年未见的亲人,在姐姐的怀里泣不成声……

王军的爸爸和姐姐拉着工作人员的手不停地说到已经5年没有孩子的消息,我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太感谢你们了,不仅帮我们找到了弟弟,还大老远给送回来,辛苦你们!

救助工作千万条,寻亲回家第一条。一路走来,救助管理人员有心酸,有无奈,有感动,更有收获!但在大家心里,每一次救助、每一次寻亲都是一次“民政为民、民政爱民”工作理念的体现,更是一次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的生动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