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傣族文史资料的翻译整理和研究  
 
作者:岩罕    文章来源:西双版纳州政协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9-29  

 

 

西双版纳傣族有文字的历史至少是一千多年了,所以傣族保存了大量古籍文献。其内容是十分丰富的,无论政治历史、法律道德、宗教经典、天文历法、农田水利、医药科技、文学艺术、迷信占卜等方面,难以尽述。本文主要把有关文史古籍方面的翻译整理和研究情况作一概述。

1947年,云南大学西南文化研究室出版了李拂一先生翻译的记述西双版纳土司(车里宣慰使)世系的《泐史》,同时出版了傣汉文对照的《车里宣慰世系》,还出版了李拂一的专著《车里宣慰世系考订》。李拂一先生不仅是最早将傣文史料译为汉文的第一人,也是将傣泐文首次向国内学人介绍的第一人。当年,著名史学家方国瑜不仅热诚帮助李拂一出版上述两书,而且早在1942年协助李根源先生编辑《永昌文微》时,就将他1936年搜集的孟定土司罕定国口述译文《麓川思氏的谱牒》部分,题为《麓川思可法事迹》收入《永昌文微》卷二。方、李俩老是率先发掘、研究傣族史料的先行者,开拓之功,铭刻不忘。

西双版纳州政协成立的同时,遂即设立文物室,搜集到大量傣文文献史料及文物。50年代西双版纳地区进行社会调查时,成立了傣文史料翻译组,傣族知识分子和前召片领司署议事庭头人刀学新、刀光强、刀自强及驻会州政协委员等参加了翻译工作。先后译出了《叭阿拉武的传说》、《叭真以后各代的历史记载》、《西双版纳傣族的封建法规和礼仪规程》、《西双版纳傣族人民的各项负担》、《西双版纳勐景洪的灌溉系统及其管理和官田分布》等20余万字史料。同一时期,还有刀述仁的《叭真及其后代的历史散记》,傅懋 、刀忠强译的《傣族宣慰使司地方志》。以上史料均已收入《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中的《傣族社会历史调查·西双版纳之三、九》(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进入80年代以来,是西双版纳傣文文献翻译整理出版的兴旺时期。特别是近几年来,根据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工作会议关于抢救和整理民族文史资料的指示精神,西双版纳州政协文史委员会及州少数民族古籍办等相关部门相继征编出版了傣族文献史料,其中有反映西双版纳古代历史传说、叙事长诗、故事、寓言、佛教典籍等资料,如《泐西双邦》、《车里宣慰使世系》、《中国贝叶经全集》(第1集)、《西双版纳傣族故事集成》、《兰嘎西贺》等,迄今为止,西双版纳傣文文献面世的概算约达一千多万字。

如此大量的傣族文献史料问世,为研究傣族历史及其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十分珍贵的资料。面对这些文献史料,尤其对有关史籍方面,还有一个鉴别分析研究的工作,必得要作,就如同汉族古籍文献也有很多必须认真校勘一样,否则不辨真伪,就不明价值。李佛一先生在40年前作《车里宣慰世系考订》时,指出过西双版纳车里宣慰使世系抄本中,常见“错误百出,其中有寿逾百龄者,有子年大于父年者,有将其他土邦事迹窜入者,尤其年代之错乱,造成考订上最感困难。”李拂一先生在当年作“考订”,自知甘苦,所以指出上述常见于傣族文献史料的种种错讹。近年,在整理研究傣族文献史料中,继前辈传统,笔者与文史委员会同行在这方面不同程度作了一些注释、考证工作。

一、对《车里宣慰使世系》帕雅真建立景陇金殿的年代和他逝世的年代的考证。从

州政协文史委员会收集的13本傣文藏本与李拂一整理的“泐史”汉文本和勐康土司藏本的汉文译文对照研究。这些藏本中,对帕雅真建立景陇金殿的年代只有5本有年代记载,但所记年代各不相同。如502年,可能是522年之说,因为傣文写时对“0、1、2”三个数字稍不注意就容易出误。记载帕雅真卒年的有11本,其中记卒于傣历542年(公元1180年)的有6本,记卒于554年的有2本,记卒于522年的有2本,记卒于545年的有1本。多数藏本的卒年相同。其在位时间多数藏本记为21年,其他少数本子有12年的,18年的,40年的。我们又对照帕雅真之子桑凯冷的继位年和卒年进行研究考证之后,确定了帕雅真的卒年时间。在收集的藏本中,有7本均记载于傣历542年(公元1180年)继承父位,其中有3本记宋朝景泰元年继位,我们考证这是把宋朝嘉泰元年误记为景泰元年。同时有8本记载桑凯冷在位21年,从上面的对照考证看,桑凯冷卒于傣历563年(公元1201年),在位21年,正好是傣历543年(公元1181年),故知桑凯冷继位是在其父帕雅真卒后一年。经过13本藏本的对照考证,帕雅真卒于傣历542年(公元1180年),其子桑凯冷继位于傣历543年(公元1181年)是比较符合史实的。其次,对刀暹答(刀西拉罕)至奢陇法(刀双勐为同知)这5世继承关系和在位年数记述混乱不清的问题也作鉴别,经过将近一年的考证基本上把它搞清理顺。目前,州政协整理的《车里宣慰使世系》已被泰国清迈大学列努·维查辛教授翻译成泰国文出版;德国明斯敦大学葛博几教授和刘奋明博士也将此书译成英文出版。

二、对《泐西双邦》的召桑洛以后至帕雅真入主勐泐这段历史的考证。笔者在翻译整理傣文史籍《泐西双邦》时发现一些资料,它记述了帕雅真以前傣族社会历史状况。尽管文稿一开始是带有些神话传说的色彩,但是仍然可以从中得到若干有价值的史料和研究问题的重要线索。

《泐西双邦》共经历13代傣泐王,原稿大部分没有记年代,只有几代记即位年和在位年及卒年。记在位年数几乎每代都有,只有两代记即位时的年代,即:召苏南罕绍和召桑洛。根据这两代的年代来推算,按召桑洛即位年代的在位年数往后推算至帕雅真入主勐泐止,相差257年,究竟这一时期勐泐是什么一个状况呢?当时笔者因无法找到可靠的资料来印证,所以只好暂作为一个空白。

这几年,经过用傣、汉及东南亚史料对照研究,笔者试图揭开《泐西双邦》最后一个泐王召桑洛至帕雅真这一段历史为何会出现“空白”的神秘面纱。

泐西双邦第10代泐王召梭腊翁死了以后,西双邦的“细琅法卡琅勐”就推举召温邦代理泐西双邦王职。召温邦代理泐王时,曾组成以几达沙里为首的12人,前往老挝寻找傣王的后裔回来承袭王位。终于从老挝的曼磨块找回傣泐王的后裔,他就是泐西双邦的第11世傣泐王召苏宛纳波龙。西双版纳傣族的种种传说故事和历史记载的文献中,都与老挝民族发生密切关系,如帕雅阿拉武追金鹿的故事;去老挝寻找傣泐王后裔的历史记载以及帕雅真入主勐泐的记载,都说他们是从老挝方面进入景洪的。而《泐西双邦》的史料说明了一个问题,傣泐进入景洪地区时,称作板琅腊的民族,早已经在那里定居下来。经过时日的迁延和双方力量的消长,傣族初步取得了对板琅腊民族的统治权。从泐西双邦的召桑洛以后至帕雅真入主勐泐止的这段历史之所以在人们的记忆里中断,是因为战乱,而这时期的战乱是因何而起的呢

在勐腊县南腊河以南,沿中老边境中方一侧,现在还居住着属于孟高棉语族的克木人,有9个村寨,近2000人。克木人在老挝、越南、泰国均有分布,其人数远远超过我国克木人的人数。在克木人的传说中,他们曾经有过极为繁荣强胜的历史,他们曾经用自己的机智和勇敢,打败过越南王的进攻,他们的祖先开田种地,开井煮盐。由于盐的质量好,景栋、景先、景海、勐交等地都来驮运,克木人盐井一带成为一大集市。今天当地傣族公认,克木人比傣族历史悠久,是当时最早的土著民族。

在近代史上,勐腊磨歇盐井虽然为傣族和汉族的灶家(盐井主)所据有,但是,当他们祭祀井神时,还必须请克木人当主祭人,祭品也由克木人享用。人们认为盐井是克木人开采出来的,井神是克木人的祖先,非克木人的子孙主祭,井神不能庇佑,甚至还会给煮盐者带来灾祸。此外,傣族老人讲,在勐腊还可以找到很多克木人的历史遗迹。

究竟居住在西双版纳勐腊县边境一带属于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的克木人,他们的先民从何而来这就需要我们从东南亚历史中去摸索了。

据泰国《新中原报》连载西拉·维拉维著《老挝史》称:孔人(傣、泰称柬埔寨人为kom)移居素旺那蒲密巴利语Suvannaphumi金地,直到阔耶跋摩三世时在佛历1400年按婆罗门的格式建立了纳空迪石宫,到了佛历1600年建立了吴哥石宫。在这两百年间孔人势力北至昌盛清莱王国今泰国北部昌莱府。也就是这个时期,老族从中国迁来,和孔人发生了冲突。又说,拉瓦族或鲁佤族,这个民族是老挝固有民族之一,他们来到印度支那半岛的时间早于孔族,其地域自华富里起,北至昌盛,到今天中国边境。鲁佤族比孔族落后,因此,当孔人势力向北扩张时,夺尽了鲁佤人之地。鲁佤人从此衰落,变成孔人统治下的一个民族,正如原孔人(卡人)后来变成今日老族统治下的一支民族一样。

《新中原报》所载《老挝史》作者的这一估计和傣文文献《泐西双邦》叙述的因战乱历史记忆中断的那一段时间(约为公元10—11世纪),孔人北上的时间是公元9—11世纪是可以吻合起来的;又与孟高棉语族的克木人在勐腊边境和老挝边境这一带开凿盐井,垦殖土地的时间也大体符合。

6世纪中叶,扶南属国真腊推翻了扶南王朝,另建立吉蔑族领导的真腊王国。8世纪初,真腊分为南北两半,南部际海叫水真腊,北部多山叫陆真腊。黄盛章先生考证说“陆真腊的国都就是万象,其疆域主要即今老挝之地,只有西北境比今日老挝要大一些。水真腊主要就是今柬埔寨之地,但其疆域南境也可能要略广一些。”①此文所说陆真腊北上扩张时,其疆域的西北比今日老挝要大一些,非常明白,今日老挝西北境就是西双版纳,那也就把西双版纳归入陆真腊的势力范围去了。可以证实,公元8世纪陆真腊势力就已北上入滇境了。

又陈显泗教授在《柬埔寨两千年》的著作中说:“真腊王国苏利耶跋摩一世(公元1002—1050)一生中最大部分的时间是在不断征战的戎马生活中度过的……经过艰苦的战争,他终于将猛族(孟族)的堕罗钵底王国和马来族的单马令王国(后来的洛神)纳入帝国的疆域之内,他在湄南河流域扩张,甚至在整个湄公河流域乃至琅勃拉邦地区建立起宗主权,使这些地区处于他的统治下,当十三世纪时,真腊国耶那跋摩八世当政时,他的领土包括从咱占婆到阿速坡乃至更远的地方,西到暹罗湾及萨尔温江以西地区,北达琅勃邦以北中国地界,南至卡尔曼角。这片十分辽阔的土地大约有一百万平方公里。”②

  现在我们更清楚地看到,公元8世纪到13世纪,真腊王朝的势力不断向北边推进,孟高棉语族的民族不断北迁的总形势。孟高棉语族的各民族从哪里来的这就成为可以理解的问题了。分开来说,公元8世纪陆真腊首次北征,沿湄公河而上,进入到今老挝及其西北部更大的地区,这是傣族迁徙到达现住之前的重要历史背景;我们可以这样推断,公元9世纪前后,傣族的先民和老挝的先民处于迁徙时期,傣泐人与板琅腊人对峙于勐阿拉维,随之建立了泐西双邦政权;而公元11世纪初,真腊苏利耶跋摩一世北征,并在琅勃拉邦建立了宗主权,这个情节十分重要。11世纪陆真腊在琅勃拉邦建立宗主权,自然威胁到泐西双邦的存在,乃至迫使建立200余年的泐西双邦政权中断。从而造成傣泐人往后200余年历史记忆的“空白”。

笔者翻译整理《泐西双邦》时,在附记中提到“从召桑洛以后到帕雅真统一勐泐止相差257年,这段时间也许是处于族与族、部落与部落之间兼并战争的时期,究竟这一时期的情况如何,还无法找到可靠的资料,所以只好作为‘空缺’。”笔者当提出的“空缺”年代的问题,业已得到证实,这就是与真腊北上的战争有关。257年的具体数是笔者推算出来的,可能会有些出入。

珍贵的傣族文献史料,经过与汉文或邻国有关史籍认真较勘、审慎辨析、去伪存真,可补正史之阙,确有相得益彰之功。那种认为,“古书里一切都是真实的”、“神话传说就是历史”,不加以考证,甚至还冠以“保护民族历史文化”,那就令人捧腹了。不妨举个比较为众所周知的例子,部分傣族地区的一些佛教经典或者民间唱本中,常有贝叶经或故事书多达“别闷细板康”八万四千部的记载。有人籍此为口实,若听见说“实际没有这么多”,就说对方不尊重、“乱说”等等。其实,这不说是无知也实为偏见。应当说“别闷细板康”一词是习惯用之于形容经典众多之意;又如“景德”这一古城名(今景洪城),傣族的“德”是一千万的数字,说明这个城人口众多,如果把它理解为有一千万人口之城,那更是令人捧腹。所以,对翻译出版的傣文史料,这里仅仅是说文献史料,必须要经过认真较勘、考释,任何轻率贻误后世之事,切不可为。

作好傣文史料翻译整理、研究这项工作,不是“一阵风”吹过的事。历史要求我们整理古籍,把祖国宝贵的文化遗产继承下来,是一项十分重要,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工作。因此,建议政府,要认真重视培养一支整理傣族文史古籍的队伍,特别是从傣族知识分子中选拔这方面的人才。而面对整理文史古籍这样“冷门”,确要选拔事业心强、有奉献精神的青年才能担此重任。他们不仅要有文史古籍整理方面的专业知识,还需要具备有一定的古傣语、古汉语、民族史、民族学、宗教学、语言学等诸方面的知识。当然,不可能学通了再翻译整理、研究,最好是边学边做,从实践中增长才干。如果有了这样一支傣族自己整理文史古籍的队伍,再加上其他有志于这项事业者的积极配合,那么翻译、整理、研究傣族古籍文献史料的园地上,必将大放异彩。

[注释]

①黄盛章《文单国——老挝历史地理新探》载《历史研究》1962年1期。

②陈显泗《柬埔寨两千年史》中州古籍出版社1990年出版。

 

 

 

 
文章录入:yxn    责任编辑:yx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置顶】【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5-2006 xsb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政协提案法制委员会 设计制作: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信息中心
    E-mail:webmaster@xsbn.gov.cn